Neige

生命太短,一分钟都不要留给那些让你不快的人或事。

太乙仙魔录-冯柳③



聚仙楼内

“不是我说啊烟姐,自从你从那个淫贼那儿回来之后你就一直魂不守舍的,你到底是怎么了?不会是那个死淫贼给你下了什么迷魂汤吧?!”

柳红烟翻了个白眼,把搭在自己额头的那只手打下去,喝了一口茶

“小拙,你想太多了,姐姐我内力深厚,一般的迷魂汤是没用的”

“那烟姐,你到底咋了”

“没事,诶呀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插手”

听见这话,司空拙不乐意了,猛的拍桌而起

“什么啊!”

喊完才发现周围的客人都在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

他尴尬的笑了笑,对周围摆摆手

“对不起对不起,吃好喝好啊!吃好喝好……”

“……噗”

司空拙幽怨的看了看一眼

“你还笑!都是因为你!”

“你自己喊的干嘛怪我啊(:з」∠)_”

“回到刚刚的话题!烟姐!我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好吧!已经是个男人了!自己的……姐姐还保护不好,我岂不是太没用了!”

“哈哈,真是好弟弟,还想着保护姐姐,姐姐很开心啊!”

司空拙没有接话,只是看着柳红烟一个人把那只乞丐鸡解决掉

要是可以……
鬼才想当你弟弟……

柳红烟一边大啃快跺,一边吐槽这只鸡

“这乞丐鸡怎么感觉没入味儿啊,下回再也不要来这里吃了,一点也不好吃”

司空拙鄙夷的看着她

“不好吃你还吃那么多?!三盘了姐姐!三盘了!!就算你胃装得下,我们的盘缠可供不起你了!!”

“就钱这点事你也能说这么半天!你可不知道!你姐姐我!当年可是……”

司空拙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个满嘴满手都是油的“姐姐”

“当年怎么了,说啊”

司空拙这才感觉到不对劲

“烟姐,烟姐?你怎么了?”

然而柳红烟只是一直盯着一个方向,眼神空洞无神,仿佛看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

司空拙有些着急了便扶住了柳红烟,也看向那个方向

那个背影……怎么那么熟悉……

红白相间道袍,却隐隐有股邪力,用一根发带松松的绑住两边头发最后梳到后面,及腰的长发随着风飘动着,手里拿着一把……九游煞母扇?!

冯夺?!!

冯夺怎么会在这里?!烟姐难道是看到他才……

冯夺手搂着一女子的纤纤细腰,一手抚摸着女人的锁骨,眼看着就要进发到秘密地区……

光天化日之下,如此伤风败俗之人!人渣!!

司空拙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他一顿,便要扶着柳红烟走出酒楼

“嗯?烟姐……你……”

柳红烟就跟就跟生了根似得站在原地,死死的盯着向这边走来的冯夺,而冯夺则是面带微笑的向他们擦肩而过,仿佛不认识一般,这边司空拙还为反应过来,柳红烟就已经上前抓住了冯夺

冯夺有些惊讶的看着柳红烟,看着拉在自己袖子上满是油的手,皱了皱眉,对她微微笑了一下,但任何人都能看出来。那笑完全就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,笑未达眼底

“这位美人,不知你拉在下的袖子有何贵干”

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

他竟然不认识烟姐?不对啊,这是冯夺啊,怎么可能不认识烟姐呢?

而这边柳红烟则是更加厉害,不仅满脸的不可置信,眼泪更是要憋出来了

冯夺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女人的眼睛居然会有一起心痛……这是怎么回事

司空拙看着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似得柳红烟,立马扶住她

“这位公子,真不好意思,她认错人了,不好意思”

冯夺一直在看着柳红烟,因为她给他的熟悉感实在是太强烈了,直到看见她的手臂被另一只手拦住,这才看向司空拙,微微的眯了双眸

“呦 这不是小兄弟吗,怎么 带你的小情人来这里吃饭吗”

司空拙惊讶的看着他,他居然还记得司空拙,可是却不记得柳红烟了,这是为何……

柳红烟更是满脸泪水。她不明白,为什么几天前还柔情蜜意的叫着自己“红烟”的人突然不认得自己了

她很想去质问他,可是不知手脚竟僵硬的迈不出一步,直到司空拙把她扶在怀里

“这不关你的事”司空拙在没多说一句,扶着柳红烟走向酒楼外

冯夺看着柳红烟身上的手臂,目光蓦然变得冰冷刺骨,摇着扇子,就那样看着他们离去,深思许久

因为各种原因,司空拙并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,所以赶忙扶着柳红烟回去了风波庄

进屋之后,柳红烟一句话没说,只是一直呆呆的看着前方,却没有焦点

司空拙看着这样的柳红烟,再结合起来以前的种种,最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……在睁开眼睛后,他站起走到柳红烟旁边他看着一脸呆滞的柳红烟,终于问出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最想问的事情

“烟姐……你告诉我……你是不是……喜欢上冯夺了……”

柳红烟没有说话,还是只是一直呆愣愣的直视着前方,可眼里,却隐约有了湿润

看着这种表现,司空拙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,紧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,只是还是没忍住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

他激烈的把坐在床上的柳红烟拉起来,声嘶力竭的喊到

“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啊?!!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还会喜欢他?!!他是江湖人人得而诛之的采花贼!!他是伤害了无数个良家妇女的淫贼!!他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!!!他是灭齐云斋满门的杀人魔!!!你为什么会喜欢他?!!为什么!!!”

柳红烟只是像个提线木偶似得任他左右,没有半丝反应,却早已泪流满面

“你到底为什么喜欢他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司空拙哭的声嘶力竭,手松开缓缓的坐在地上,手抱着脑袋低低的哭泣……

柳红烟终于有了反应,从地上慢慢爬起来,把司空拙抱在怀里,手一下一下的安慰着他,闭着眼睛,眼泪止不住的流

“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……”

一直到日落黄昏,司空拙才平复下来,手紧紧的抱着柳红烟,而柳红烟则也是紧紧的抱住他,安慰的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头,虽然俩人都没说话,却都明白对方想要说什么……

 
    第二天一早

二人一起打开房门,相对两无言,有点尴尬……

“小拙”

“烟姐”

两人一愣,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

柳红烟抓住司空拙的手,眼里满是笑意

“小拙,去吃饭吧”

司空拙也同样看着他,露出的大大的微笑

“好!”

   聚仙楼内

“烟姐,你真没事吗”

“嗯?”从一桌子菜抬起头的柳红烟疑问的看向他

“炸得了?(咋的了)”

司空拙低下头抠弄手指

“昨天……在这里……不是看见了”

“谁啊?”

“啊?”

“昨天不是一直在这儿吃饭的吗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司空拙看着一脸惊奇的柳红烟,顿时明白了,对着她笑了笑

“没有啦,只是昨天有个瞎眼猫死在这儿了”

“咦~好恶心哦你!真是!本姑娘还在吃饭好吗!”

柳红烟恶狠狠的看着他,那凶狠模样好似要把那一碗大米饭扣在他脑袋上

“没没没!!!烟姐你继续吃继续吃”

“呦~这不是昨天那位美人吗,虽然是位美人吃相却不舒雅”

柳红烟从饭堆里抬起头看向他,只看了一眼便又低头吃了起来

“这位公子,请问你是谁啊?”

冯夺看着柳红烟看到他还在一个劲的吃饭心里顿有不快

“本以为点苍派是个清流门派,没想到阁中弟子却连半点礼数都不懂”

“不懂礼数还真是对不起你了……”

司空拙撇了他一眼说道

“小兄弟如若每天都带美人来吃饭,我就大饱眼福了,说不定还会遗弃你,爱上我呢,不过如此看来点苍派的狐媚之术练的也是挺不错啊”

听到这句话,柳红烟终于抬起头来,用毛巾擦着满手油,边擦边走向他

“我们点苍派有没有礼数,练没练狐媚之术…都跟你这个外人……”

把手巾扔向他

“没有半毛钱关系吧”

冯夺危险的眯起眼睛盯着她,脸色难看的可以,没想到一个小女人竟然能把冯夺给气成这幅德行,也真是开了眼界

“哼  小拙  我们走”

冯夺看着她走出聚仙楼,眼睛里神色不清,拿起那块满是油的毛巾,若有所思

-TBC-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