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ige

生命太短,一分钟都不要留给那些让你不快的人或事。

太乙仙魔录 - 冯柳①

手机没内存了
存下档|ω・`)


“诶呀呀 原来还是个美人,在下还真是失礼了”

“在下姓冯单名一个夺字,夺者嘛,取也”

“在下可是一向最喜欢盗取姑娘这样的美人玲珑心了”

“美人无需动刀动枪,伤到了肌肤在下可要心疼了”

“美人 今日有要事在身 咱们金陵论剑再见了”

“哈哈 美人~你果然在这里”





“啊!!”

柳红烟猛的从睡梦中惊醒,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梦到了冯夺!

“真是该死!怎么会梦到那个该死的淫贼!连睡觉都不安生!”

柳如烟又恨恨的在心里咒骂了几声,便又睡下了

一夜无眠

 
    第二天一早

“啊~”

柳如烟一边伸了个懒腰,一边打了个哈切

“烟姐,你这是怎么了?昨晚没睡好吗?”

走在一旁的司空拙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柳红烟浓重的黑眼圈

柳如烟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把昨晚梦到冯夺的事情告诉他,只是一只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,悠悠的说

“姐姐昨天只是有些失眠罢了,没事的”

“烟姐你是因为那个龙易身边的贴身侍卫吗?还是因为……冯……”

“没有!”

柳红烟急忙打断他,司空拙楞了一下,有些意外的看着她

柳红烟仿佛也感觉到了自己激烈的反应

“额…是因为那个侍卫啦”

“哦……”司空拙只应了一声便把头低下去不再说话

柳红烟看他不再说话,便害怕的以为他知道自己是因为冯夺而失眠,有些着急的咬着嘴唇上的死皮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,一路上就一直保持着尴尬的气氛

眼看着再继续保持沉默柳红烟就快要被自己的想象给搞疯了,终于开口

“小拙啊……”

“烟姐!我觉得那个侍卫应该跟你的关系不简单!!我刚刚想了半天终于搞清楚自己的思路了!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你看啊!那个侍卫会你们点苍派的越女剑法,而你们的点苍派的剑法又不外传,那这个侍卫肯定是你们点苍派的人!他说他不认识你,我觉得啊,可能是另有隐情!你看那个常山宗的那个叫……叫……叫什么来着!忘了,就那个人,你当时避之不及,那个侍卫不还救你来的嘛,之后那个淫贼冯夺在习武台上羞辱你,侍卫又救了你一回,所以我觉得这个侍卫跟你的关系绝对不简单!”

司空拙一口气说完,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之后满脸期待的看着柳红烟

“烟姐,你说我的思路对不对?”

柳红烟手拄着下巴,眉头轻轻的皱起,思考半刻,才把头抬起来

“你说的有道理,可是……他为什么说不认识我呢……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很熟悉……”

司空拙看着柳红烟再一次陷入沉思,小心翼翼的瞄了她好几眼,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看的柳红烟的暴脾气再起狂澜

手揪着司空拙的耳朵👂,恶狠狠的说

“小子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!看的本姑娘都替你憋的慌”

“啊啊啊!烟姐!烟姐!我说我说!你先松手啊!”

柳红烟放开的他的耳朵,司空拙立马站在离她一米的位置,一边揉着红彤彤的耳朵,一边幽怨的看着柳红烟

柳红烟双手抱臂,一脸的“快点说!不说本姑娘还掐你!”表情

司空拙后怕的立马蹭到柳红烟的身边

“那烟姐,我说了,你别生气啊”说完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可怜兮兮的看着她

柳红烟仿佛被他逗笑了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

“放心”

“烟姐,你说……那个侍卫……会不会是你的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司空拙凑到了柳红烟的耳畔说道……

听到那两个字,几乎是刚说出口,音儿还没消柳红烟就脸红脖子粗的去打司空拙

“你个臭小子!!本姑娘从小到大还从未跟任何男子有过男女之情!!你个臭小子死小子!!找打啊!!”

不知为什么听到柳红烟说从未跟任何人有过男女之情,司空拙的心里竟有些喜悦

面对柳红烟的“殴打”便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只是一边躲着一边嬉皮笑脸的跟柳红烟说着

“对不起对不起烟姐,我……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,诶呀,烟姐我错了,别打了别打了,你说不打我的!”

“我后悔啦!”

“诶呦!烟姐我错了”可表情却开心的似乎开出了一朵花似得

“呦~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”

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和语调,柳红烟猛的顿住了动作,一脸惊讶的看向冯夺的方向

只看见他还是带着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那双狭长的眼睛微笑的看着他们

柳红烟却像是被烙铁烫了一下似得收回动作,眼神无意识的胡乱飘着,双手竟然紧张的不知道放在哪儿

那种感觉就像是出门外出的丈夫突然归家却撞见了出轨的妻子……

仿佛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反常,柳红烟镇定了一会,又恢复了从前沉着冷静,一脸戒备的看着冯夺

“你这个杀害我父亲的凶手!怎还敢来风波庄!”

“为何 我会不敢来风波庄呢”

冯夺一边戏谑的看着司空拙,一边悠悠然的扇着手里的煞母扇

“你这该死的淫贼!你害死我父亲不说还灭齐云斋满门,你的心肠怎会如此毒辣!!”

“哈哈 这只是他们的报应!当初你爹废我武功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他最后的结局是被我杀死!被一个曾被他废了全身武功的人杀死……他活该!至于齐云斋那群老贼……呵,只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,杀他们 易如反掌!”

“呸!当初我爹废了你全身武功只不过是想你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!没想到你竟然反咬一口!简直不要脸!”

“随你怎么说,反正那群老贼已经被我杀了,虽说大仇已报,但这绝对满足不了我,我要把这世上属于我的不属于我的全部都夺过来!首先 第一个……”

冯夺边说边看向柳红烟,暧昧无比的眼神,直叫柳红烟不敢看向他,脸竟也微微红了起来

“你这个淫贼!你想干什么?!”

司空拙满脸愤怒的看着向柳红烟走来的冯夺,一边紧紧的护着身后的柳红烟

发现冯夺还是直直的向他们走过来,司空拙怒火中烧,终于忍不住的冲向他

“淫贼!我要你的命!”

“小拙!”

司空拙一脸震惊的看向拽着他的柳红烟,似乎觉得十分不可思议

“烟姐……”

“小拙,你不是他的对手,你现在的刀法根本伤不了他”

“可是他!……”

“没关系,让我来”

“不行!不行烟姐!他的目标就是你啊!我不能再让你接近他了!”

“小拙!我没关系,我不想你受伤”

“可我更不想你被他伤害啊!!”

“别担心,别忘了本姑娘可是点苍派的亲传弟子,他还没那么容易伤害到我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好了别可是了,我没事,你放心吧”

司空拙还是一脸的不情愿,柳红烟冲司空拙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便迎头上去,站在离冯夺三米的位置,一脸戒备的看着他

“淫贼!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小拙的!”

冯夺看着眼前柳红烟,笑意更深了些,收起扇子,不发一语

柳红烟看着他的笑意加深,有些恼怒,提剑上去

打了半响,冯夺却是只守不攻,趁其不意便把柳红烟搂在怀里,温柔的抚摸着柳红烟的细嫩肌肤,小声在她耳畔说道

“果然还是美人心疼我,不舍得我受伤,发出的每一招每一式竟连三成功力都没使上”

柳红烟被这突如其来的亲近烧红了脸蛋儿直到耳朵根,心脏砰砰的乱跳,怎么样都平复不下来,听到这样一番话,不禁恼羞成怒的挣脱开

“无耻淫贼!!你胡说些什么!!”

“我有没有胡说 美人心里清楚的很”

“你!”

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声粗犷的嗓音打断

“冯夺!你怎会又来?!”

说话的正是铁狮堂堂主乌轮缺

“呵~我来与不来,干你这个手下败将何事?”

“你!你不过是个采花贼!有什么好神气的?!”

“可若是一个采花贼打的堂堂铁狮堂堂主一个口吐鲜血 内伤不愈……啧啧,也对,是没什么好神奇的 呵~”

“你!”

“堂主请稍安勿躁,勿再动了真气”

“……哼!”

“呦~我还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风波庄庄主公孙酉,怎么 又想多管闲事了”

公孙酉弯下腰作揖

“不敢不敢,来者便是客,既然阁下也是来参加金陵论剑,不如落脚歇息吧”

“不必了,呵 公孙酉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”

四目相对,锋芒毕露

而后不久冯夺便收回目光,微微笑着,拿着形成扇子形状的九幽煞母剑轻轻拍打着手掌心,一举一动中都透露出一股股邪魅气息

“歇息便不用了,我这次来,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”

冯夺此话一出,司空拙便目光急切的看向柳红烟,马上便跑了过去

“烟姐!小心冯夺!”

冯夺飞快的朝司空拙的方向瞥上一眼,便在柳红烟发出下一招时把她轻柔的拦腰截住,毫不费力的扛在肩上,飞快的消失在众人眼前

“我的东西拿走了,你们这些名门正派自己好好玩吧 哈哈哈”

_(:3 」∠)_ -••*'``*:.。. .。.:*•゜゜•*☆

“你这个该死的淫贼!混蛋!快放本姑娘下来!!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!!”

冯夺笑了笑,抬手便要往柳红烟屁股上摸

“美人的脾气 果然还是这么暴躁,不过我劝美人你还是老实一点,要不然,冯某可不知会发生什么事……”

“啊啊啊!!!你个无耻淫贼!!!你要是敢碰我!我就咬舌自尽!!!”

“那美人你老不老实”

“你!哼!”

恐吓成功,冯夺满意的把隔空的手收了回来

终于停了下来,柳红烟落地的时候感觉腿软的不像是自己的了

“我的天,头好晕,这是哪啊”

柳红烟恢复了一会儿,这才仔细打量了四周,让她没想到的是,这里竟然是一片竹林,四处全是竹子,抬头望去,温暖的阳光照进了竹林,稀稀散散的阳光却显得十分温和,她的面前便是一座小竹屋,空间宽敞,惬意无比,小竹屋外围的四周竟然还有涓涓的小河流,竹屋外面有一片空旷地方,想来便是种植耕种的地方。

这里赫然是一个世外桃源,这冯夺怎会带自己来这里……

-TBC-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