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ige

生命太短,一分钟都不要留给那些让你不快的人或事。

一句“没有什么放不放得下的”就足以把我打入无边地狱
终于
我也决定放下了

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😂😂

墨遥:

[复联锦鲤系列√]

[戳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都会得好运啦!(臭不要脸hhh)]

[明年就是自己了QAQ突然紧张求保佑QAQ]

太乙仙魔录-冯柳③



聚仙楼内

“不是我说啊烟姐,自从你从那个淫贼那儿回来之后你就一直魂不守舍的,你到底是怎么了?不会是那个死淫贼给你下了什么迷魂汤吧?!”

柳红烟翻了个白眼,把搭在自己额头的那只手打下去,喝了一口茶

“小拙,你想太多了,姐姐我内力深厚,一般的迷魂汤是没用的”

“那烟姐,你到底咋了”

“没事,诶呀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插手”

听见这话,司空拙不乐意了,猛的拍桌而起

“什么啊!”

喊完才发现周围的客人都在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

他尴尬的笑了笑,对周围摆摆手

“对不起对不起,吃好喝好啊!吃好喝好……”

“……噗”

司空拙幽怨的看了看一眼

“你还笑!都是因为你!”

“你自己喊的干嘛怪我啊(:з」∠)_”

“回到刚刚的话题!烟姐!我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好吧!已经是个男人了!自己的……姐姐还保护不好,我岂不是太没用了!”

“哈哈,真是好弟弟,还想着保护姐姐,姐姐很开心啊!”

司空拙没有接话,只是看着柳红烟一个人把那只乞丐鸡解决掉

要是可以……
鬼才想当你弟弟……

柳红烟一边大啃快跺,一边吐槽这只鸡

“这乞丐鸡怎么感觉没入味儿啊,下回再也不要来这里吃了,一点也不好吃”

司空拙鄙夷的看着她

“不好吃你还吃那么多?!三盘了姐姐!三盘了!!就算你胃装得下,我们的盘缠可供不起你了!!”

“就钱这点事你也能说这么半天!你可不知道!你姐姐我!当年可是……”

司空拙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个满嘴满手都是油的“姐姐”

“当年怎么了,说啊”

司空拙这才感觉到不对劲

“烟姐,烟姐?你怎么了?”

然而柳红烟只是一直盯着一个方向,眼神空洞无神,仿佛看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

司空拙有些着急了便扶住了柳红烟,也看向那个方向

那个背影……怎么那么熟悉……

红白相间道袍,却隐隐有股邪力,用一根发带松松的绑住两边头发最后梳到后面,及腰的长发随着风飘动着,手里拿着一把……九游煞母扇?!

冯夺?!!

冯夺怎么会在这里?!烟姐难道是看到他才……

冯夺手搂着一女子的纤纤细腰,一手抚摸着女人的锁骨,眼看着就要进发到秘密地区……

光天化日之下,如此伤风败俗之人!人渣!!

司空拙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他一顿,便要扶着柳红烟走出酒楼

“嗯?烟姐……你……”

柳红烟就跟就跟生了根似得站在原地,死死的盯着向这边走来的冯夺,而冯夺则是面带微笑的向他们擦肩而过,仿佛不认识一般,这边司空拙还为反应过来,柳红烟就已经上前抓住了冯夺

冯夺有些惊讶的看着柳红烟,看着拉在自己袖子上满是油的手,皱了皱眉,对她微微笑了一下,但任何人都能看出来。那笑完全就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,笑未达眼底

“这位美人,不知你拉在下的袖子有何贵干”

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

他竟然不认识烟姐?不对啊,这是冯夺啊,怎么可能不认识烟姐呢?

而这边柳红烟则是更加厉害,不仅满脸的不可置信,眼泪更是要憋出来了

冯夺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女人的眼睛居然会有一起心痛……这是怎么回事

司空拙看着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似得柳红烟,立马扶住她

“这位公子,真不好意思,她认错人了,不好意思”

冯夺一直在看着柳红烟,因为她给他的熟悉感实在是太强烈了,直到看见她的手臂被另一只手拦住,这才看向司空拙,微微的眯了双眸

“呦 这不是小兄弟吗,怎么 带你的小情人来这里吃饭吗”

司空拙惊讶的看着他,他居然还记得司空拙,可是却不记得柳红烟了,这是为何……

柳红烟更是满脸泪水。她不明白,为什么几天前还柔情蜜意的叫着自己“红烟”的人突然不认得自己了

她很想去质问他,可是不知手脚竟僵硬的迈不出一步,直到司空拙把她扶在怀里

“这不关你的事”司空拙在没多说一句,扶着柳红烟走向酒楼外

冯夺看着柳红烟身上的手臂,目光蓦然变得冰冷刺骨,摇着扇子,就那样看着他们离去,深思许久

因为各种原因,司空拙并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,所以赶忙扶着柳红烟回去了风波庄

进屋之后,柳红烟一句话没说,只是一直呆呆的看着前方,却没有焦点

司空拙看着这样的柳红烟,再结合起来以前的种种,最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……在睁开眼睛后,他站起走到柳红烟旁边他看着一脸呆滞的柳红烟,终于问出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最想问的事情

“烟姐……你告诉我……你是不是……喜欢上冯夺了……”

柳红烟没有说话,还是只是一直呆愣愣的直视着前方,可眼里,却隐约有了湿润

看着这种表现,司空拙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,紧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,只是还是没忍住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

他激烈的把坐在床上的柳红烟拉起来,声嘶力竭的喊到

“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啊?!!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还会喜欢他?!!他是江湖人人得而诛之的采花贼!!他是伤害了无数个良家妇女的淫贼!!他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!!!他是灭齐云斋满门的杀人魔!!!你为什么会喜欢他?!!为什么!!!”

柳红烟只是像个提线木偶似得任他左右,没有半丝反应,却早已泪流满面

“你到底为什么喜欢他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司空拙哭的声嘶力竭,手松开缓缓的坐在地上,手抱着脑袋低低的哭泣……

柳红烟终于有了反应,从地上慢慢爬起来,把司空拙抱在怀里,手一下一下的安慰着他,闭着眼睛,眼泪止不住的流

“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……”

一直到日落黄昏,司空拙才平复下来,手紧紧的抱着柳红烟,而柳红烟则也是紧紧的抱住他,安慰的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头,虽然俩人都没说话,却都明白对方想要说什么……

 
    第二天一早

二人一起打开房门,相对两无言,有点尴尬……

“小拙”

“烟姐”

两人一愣,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

柳红烟抓住司空拙的手,眼里满是笑意

“小拙,去吃饭吧”

司空拙也同样看着他,露出的大大的微笑

“好!”

   聚仙楼内

“烟姐,你真没事吗”

“嗯?”从一桌子菜抬起头的柳红烟疑问的看向他

“炸得了?(咋的了)”

司空拙低下头抠弄手指

“昨天……在这里……不是看见了”

“谁啊?”

“啊?”

“昨天不是一直在这儿吃饭的吗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司空拙看着一脸惊奇的柳红烟,顿时明白了,对着她笑了笑

“没有啦,只是昨天有个瞎眼猫死在这儿了”

“咦~好恶心哦你!真是!本姑娘还在吃饭好吗!”

柳红烟恶狠狠的看着他,那凶狠模样好似要把那一碗大米饭扣在他脑袋上

“没没没!!!烟姐你继续吃继续吃”

“呦~这不是昨天那位美人吗,虽然是位美人吃相却不舒雅”

柳红烟从饭堆里抬起头看向他,只看了一眼便又低头吃了起来

“这位公子,请问你是谁啊?”

冯夺看着柳红烟看到他还在一个劲的吃饭心里顿有不快

“本以为点苍派是个清流门派,没想到阁中弟子却连半点礼数都不懂”

“不懂礼数还真是对不起你了……”

司空拙撇了他一眼说道

“小兄弟如若每天都带美人来吃饭,我就大饱眼福了,说不定还会遗弃你,爱上我呢,不过如此看来点苍派的狐媚之术练的也是挺不错啊”

听到这句话,柳红烟终于抬起头来,用毛巾擦着满手油,边擦边走向他

“我们点苍派有没有礼数,练没练狐媚之术…都跟你这个外人……”

把手巾扔向他

“没有半毛钱关系吧”

冯夺危险的眯起眼睛盯着她,脸色难看的可以,没想到一个小女人竟然能把冯夺给气成这幅德行,也真是开了眼界

“哼  小拙  我们走”

冯夺看着她走出聚仙楼,眼睛里神色不清,拿起那块满是油的毛巾,若有所思

-TBC-

太乙仙魔录 - 冯柳②




柳红烟靠近屋子,看见冯夺十分娴熟的倒着木桌上的茶水,仿佛他对这里很熟悉

柳红烟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只好在这门外待着

冯夺仿佛感受到了,便回过头来,打开扇子,悠悠的扇了起来

“美人为何站在门口不进来”

“我可不想私闯民宅”

“嗯~”冯夺带着笑意的看向了她,走近她想要拉过她的手,却被柳红烟警觉的甩开

“你想干什么!”

冯夺有些无奈“我只是想让美人进来。这并不是什么民宅,而是……”

“嗯?”

柳红烟有些奇怪的看向他,想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说了,这才猛然想起来刚刚冯夺那娴熟的动作和对一切的熟悉感,还有现在看着竹屋眼里的眷恋,这里难道是……

“这里不会是你的……住处吧”

她能明显感觉到冯夺愣了一下,而后又飞快的反应过来,只见他收起扇子,在手掌心上一拍,笑眯眯的看着她

“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美人,果然是冰雪聪明”

柳红烟的两颊慢慢浮现两团红晕,配合着白皙的小脸和红润的嘴唇,平时豪爽开放的女侠竟然袒露出几分小女人的神态来

“你!你你你这淫贼!休得胡说!!”

“哈哈”

冯夺看着她的这番辩解,又开始开怀大笑起来

“你!!你如果再笑的话!我就!我就!……”

冯夺戏谑的看着她,嘴角浮起一丝邪笑

“你就怎样~”

柳红烟也不怕他,迎着他的面容过去,笑得阴森森的

“我就让你~断子绝孙!!”

冯夺下意识的挡住下面,看着这丫头的表情,冯夺知道她是真的做得出来,吞了吞口水,勉强的笑着

“美人真会开玩笑,我去给美人准备房间,这天色已晚,还是早点歇息吧”

“哼~”柳红烟双手抱臂得意洋洋的看着给她整理床铺的冯夺,嘴角的笑意憋都憋不住

笑容却突然僵住

自己这是怎么了?怎么 怎么就住下来了?
不是应该跟他打一架然后回到风波庄吗?不是应该狠狠的骂他一顿吗?不是应该十分厌恶他的吗……

为什么心里对他的排斥感越来越弱了呢……

自己……自己到底怎么了……

冯夺整理好床铺,看着一脸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的柳红烟有些奇怪

“美人?”

看到柳红烟完全没有反应,便走近她,面对着她,双手扶着她的肩膀

“美人?美人?”

冯夺看她还是没有反应,不禁眉头轻轻皱了下,握着她的力量也不禁大了起来

“红烟?红烟!你怎么了?红烟!”

“啊?!”

看着终于有反应的柳红烟,冯夺这才放心了下来,手也放了下来

“美人这是怎么了,魂不守舍的。怎么 想起情郎来了”

说完便用扇子轻捂嘴唇,低低的笑了起来

“你!你这该死的淫贼!瞎说什么呢!!什么情郎!!本姑娘清白的很!!不像你这淫贼!”

“嗯~?我怎么了~?”

“呵 明知故问!”

“呦~美人如果不说清楚些的话,冯某可真是不懂啊”边说着便走到了柳红烟的身后

“哼!你这死淫贼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己清楚的很!本姑娘才不屑的说起你的那些破烂事!!”

听完柳红烟的这些话,冯夺低下眼眸,嘴角也轻轻扬起,却总有一些似有似无的落寞在里面

冯夺从背后拥她入怀,感受到了柳红烟瞬间的僵硬和呼吸紧促,眼里的落寞却更加严重了,很快,他便又恢复了原先的样子,一手环着她的腰,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脸颊到脖颈的部分,双唇也缓缓的贴近柳红烟的耳畔,似有似无的触碰着

“美人这话的语气里……醋味好浓啊~”

柳红烟根本就没听他说的是什么,因为她根本就是一动都不敢动,生怕身后那人发觉自己异于平常人的心跳,她感觉自己快要被煮熟了,被触碰到的地方好像快要化掉了……尤其是耳朵的部分…敏感的快要让她叫出声……她感觉全身都已经软掉了,如果不是搂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,她恐怕早就瘫软在地上了

冯夺好像发现了她的异常,偷偷的撇过眼睛看向她,猛的感觉到小腹内烧的厉害,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,猛的松开环抱,扶住她,平静的跟平常无样

“美人还是早些休息吧”

这回更加看清了柳红烟的状况,脸颊通红,脑门有汗渗出,眼神迷离,小口微张,隐隐能看见藏在里面若隐若现的丁香小舌

这状况……怎跟吃了春药一般……

这丫头……还真是敏感的很……只是这样就已经……

冯夺感觉到小腹越来越灼热,赶忙把她扶近床铺,为她盖好被子,直到看到她恢复正常之后才离开,他回到房间沐浴一番,却不想满脑子竟都是刚刚那副场景……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那物,自嘲的笑笑

还真是尤物……

 
   第二天一早

柳红烟再一次从梦中醒来,这一次跟上回一样,却又不一样。梦到的是同一个人,可梦到的场景却变了……

那活色生香,两人肢体交缠的场景回想起来就脸颊通红,心脏乱跳

柳红烟重新躺下,一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不久,眼角划过一行清泪……

完蛋了……


柳红烟又一次魂不守舍的出了房间,抬眼看见的便是坐在竹屋外躺在竹摇椅中悠悠然晒着太阳的冯夺

柳红烟目光复杂的看向他……里面掺杂在一起的东西竟是那么让人痛苦,她闭了闭眼,深吸一口气,缓缓的走到了门口

“冯夺……我想”

“呦~醒啦”

柳红烟一时没反应过来,后知后觉道

“嗯……”

“那好了,走吧”

“去哪?”

“回风波庄”

柳红烟微微惊讶的看着他,他怎么知道她想回去了

冯夺看着她的表情,无奈笑了一笑,带有一丝宠溺,他走上前,揉了揉她的头发

“走吧,我本来就没想让你一直呆在这儿的”

柳红烟本来还想在问他几个问题,却只是张了张口,没说出口

  到达风波庄外

“好了,美人 你进去吧”

柳红烟微皱了皱眉头看向他

“你不跟我一起进去?”

冯夺“唰”的打开扇子,微微的抿嘴笑了一笑

“那里并不适合我,而且 我也不喜欢”

而后又看向柳红烟,弯腰为她把碎发别到耳后

“而且美人还是待在那里比较安全”

可柳红烟却只是定定的看着他,似乎要看出什么来

冯夺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笑了笑

“美人可千万别这么看我啊……”

随后又向她接近,最后两人的嘴唇只剩下五厘米的距离,他说话的呼吸全喷洒在她的鼻息

“不然我会忍不住的”

看到柳红烟还是没有半点反应,冯夺愣了一愣,随后又轻笑问她

“美人不怕吗……”

边说着边缩短距离最后直到两厘米的时候,冯夺抬眼看到已然闭上双眼的柳红烟,睫毛微微的颤抖,似乎在紧张

但……她却没有推开……

冯夺看向她的眼神里,温柔的快要滴出水来,他轻轻抚了抚她耳后的娇嫩肌肤,轻轻的闭眼,轻轻的吻上了她的眼睑……

柳红烟感受到眼睛的触感,猛的张开眼睛,可眼前哪里还有半个人,她有些慌的四处看了看,直到确定了冯夺已经走了,她的眼眶却酸的发胀……

混蛋……

可最后她却止住了眼泪,用衣袖擦了擦眼泪,保持微笑的走向风波庄

因为她听见了

他叫她了

红烟……

_(:3 」∠)_ -••*'``*:.。. .。.:*•゜゜•*☆

“你果然还是动了凡心”

“你不许动她”

“当初你跟我说过什么,说自己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的猎物,现在呢,你是在跟我证明,你说的话都是不可信的吗?!”

“你把我怎样都好,只要别动她”

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……”

-TBC-

太乙仙魔录 - 冯柳①

手机没内存了
存下档|ω・`)


“诶呀呀 原来还是个美人,在下还真是失礼了”

“在下姓冯单名一个夺字,夺者嘛,取也”

“在下可是一向最喜欢盗取姑娘这样的美人玲珑心了”

“美人无需动刀动枪,伤到了肌肤在下可要心疼了”

“美人 今日有要事在身 咱们金陵论剑再见了”

“哈哈 美人~你果然在这里”





“啊!!”

柳红烟猛的从睡梦中惊醒,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梦到了冯夺!

“真是该死!怎么会梦到那个该死的淫贼!连睡觉都不安生!”

柳如烟又恨恨的在心里咒骂了几声,便又睡下了

一夜无眠

 
    第二天一早

“啊~”

柳如烟一边伸了个懒腰,一边打了个哈切

“烟姐,你这是怎么了?昨晚没睡好吗?”

走在一旁的司空拙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柳红烟浓重的黑眼圈

柳如烟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把昨晚梦到冯夺的事情告诉他,只是一只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,悠悠的说

“姐姐昨天只是有些失眠罢了,没事的”

“烟姐你是因为那个龙易身边的贴身侍卫吗?还是因为……冯……”

“没有!”

柳红烟急忙打断他,司空拙楞了一下,有些意外的看着她

柳红烟仿佛也感觉到了自己激烈的反应

“额…是因为那个侍卫啦”

“哦……”司空拙只应了一声便把头低下去不再说话

柳红烟看他不再说话,便害怕的以为他知道自己是因为冯夺而失眠,有些着急的咬着嘴唇上的死皮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,一路上就一直保持着尴尬的气氛

眼看着再继续保持沉默柳红烟就快要被自己的想象给搞疯了,终于开口

“小拙啊……”

“烟姐!我觉得那个侍卫应该跟你的关系不简单!!我刚刚想了半天终于搞清楚自己的思路了!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你看啊!那个侍卫会你们点苍派的越女剑法,而你们的点苍派的剑法又不外传,那这个侍卫肯定是你们点苍派的人!他说他不认识你,我觉得啊,可能是另有隐情!你看那个常山宗的那个叫……叫……叫什么来着!忘了,就那个人,你当时避之不及,那个侍卫不还救你来的嘛,之后那个淫贼冯夺在习武台上羞辱你,侍卫又救了你一回,所以我觉得这个侍卫跟你的关系绝对不简单!”

司空拙一口气说完,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之后满脸期待的看着柳红烟

“烟姐,你说我的思路对不对?”

柳红烟手拄着下巴,眉头轻轻的皱起,思考半刻,才把头抬起来

“你说的有道理,可是……他为什么说不认识我呢……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很熟悉……”

司空拙看着柳红烟再一次陷入沉思,小心翼翼的瞄了她好几眼,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看的柳红烟的暴脾气再起狂澜

手揪着司空拙的耳朵👂,恶狠狠的说

“小子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!看的本姑娘都替你憋的慌”

“啊啊啊!烟姐!烟姐!我说我说!你先松手啊!”

柳红烟放开的他的耳朵,司空拙立马站在离她一米的位置,一边揉着红彤彤的耳朵,一边幽怨的看着柳红烟

柳红烟双手抱臂,一脸的“快点说!不说本姑娘还掐你!”表情

司空拙后怕的立马蹭到柳红烟的身边

“那烟姐,我说了,你别生气啊”说完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可怜兮兮的看着她

柳红烟仿佛被他逗笑了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

“放心”

“烟姐,你说……那个侍卫……会不会是你的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司空拙凑到了柳红烟的耳畔说道……

听到那两个字,几乎是刚说出口,音儿还没消柳红烟就脸红脖子粗的去打司空拙

“你个臭小子!!本姑娘从小到大还从未跟任何男子有过男女之情!!你个臭小子死小子!!找打啊!!”

不知为什么听到柳红烟说从未跟任何人有过男女之情,司空拙的心里竟有些喜悦

面对柳红烟的“殴打”便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只是一边躲着一边嬉皮笑脸的跟柳红烟说着

“对不起对不起烟姐,我……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,诶呀,烟姐我错了,别打了别打了,你说不打我的!”

“我后悔啦!”

“诶呦!烟姐我错了”可表情却开心的似乎开出了一朵花似得

“呦~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”

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和语调,柳红烟猛的顿住了动作,一脸惊讶的看向冯夺的方向

只看见他还是带着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那双狭长的眼睛微笑的看着他们

柳红烟却像是被烙铁烫了一下似得收回动作,眼神无意识的胡乱飘着,双手竟然紧张的不知道放在哪儿

那种感觉就像是出门外出的丈夫突然归家却撞见了出轨的妻子……

仿佛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反常,柳红烟镇定了一会,又恢复了从前沉着冷静,一脸戒备的看着冯夺

“你这个杀害我父亲的凶手!怎还敢来风波庄!”

“为何 我会不敢来风波庄呢”

冯夺一边戏谑的看着司空拙,一边悠悠然的扇着手里的煞母扇

“你这该死的淫贼!你害死我父亲不说还灭齐云斋满门,你的心肠怎会如此毒辣!!”

“哈哈 这只是他们的报应!当初你爹废我武功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他最后的结局是被我杀死!被一个曾被他废了全身武功的人杀死……他活该!至于齐云斋那群老贼……呵,只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,杀他们 易如反掌!”

“呸!当初我爹废了你全身武功只不过是想你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!没想到你竟然反咬一口!简直不要脸!”

“随你怎么说,反正那群老贼已经被我杀了,虽说大仇已报,但这绝对满足不了我,我要把这世上属于我的不属于我的全部都夺过来!首先 第一个……”

冯夺边说边看向柳红烟,暧昧无比的眼神,直叫柳红烟不敢看向他,脸竟也微微红了起来

“你这个淫贼!你想干什么?!”

司空拙满脸愤怒的看着向柳红烟走来的冯夺,一边紧紧的护着身后的柳红烟

发现冯夺还是直直的向他们走过来,司空拙怒火中烧,终于忍不住的冲向他

“淫贼!我要你的命!”

“小拙!”

司空拙一脸震惊的看向拽着他的柳红烟,似乎觉得十分不可思议

“烟姐……”

“小拙,你不是他的对手,你现在的刀法根本伤不了他”

“可是他!……”

“没关系,让我来”

“不行!不行烟姐!他的目标就是你啊!我不能再让你接近他了!”

“小拙!我没关系,我不想你受伤”

“可我更不想你被他伤害啊!!”

“别担心,别忘了本姑娘可是点苍派的亲传弟子,他还没那么容易伤害到我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好了别可是了,我没事,你放心吧”

司空拙还是一脸的不情愿,柳红烟冲司空拙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便迎头上去,站在离冯夺三米的位置,一脸戒备的看着他

“淫贼!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小拙的!”

冯夺看着眼前柳红烟,笑意更深了些,收起扇子,不发一语

柳红烟看着他的笑意加深,有些恼怒,提剑上去

打了半响,冯夺却是只守不攻,趁其不意便把柳红烟搂在怀里,温柔的抚摸着柳红烟的细嫩肌肤,小声在她耳畔说道

“果然还是美人心疼我,不舍得我受伤,发出的每一招每一式竟连三成功力都没使上”

柳红烟被这突如其来的亲近烧红了脸蛋儿直到耳朵根,心脏砰砰的乱跳,怎么样都平复不下来,听到这样一番话,不禁恼羞成怒的挣脱开

“无耻淫贼!!你胡说些什么!!”

“我有没有胡说 美人心里清楚的很”

“你!”

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声粗犷的嗓音打断

“冯夺!你怎会又来?!”

说话的正是铁狮堂堂主乌轮缺

“呵~我来与不来,干你这个手下败将何事?”

“你!你不过是个采花贼!有什么好神气的?!”

“可若是一个采花贼打的堂堂铁狮堂堂主一个口吐鲜血 内伤不愈……啧啧,也对,是没什么好神奇的 呵~”

“你!”

“堂主请稍安勿躁,勿再动了真气”

“……哼!”

“呦~我还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风波庄庄主公孙酉,怎么 又想多管闲事了”

公孙酉弯下腰作揖

“不敢不敢,来者便是客,既然阁下也是来参加金陵论剑,不如落脚歇息吧”

“不必了,呵 公孙酉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”

四目相对,锋芒毕露

而后不久冯夺便收回目光,微微笑着,拿着形成扇子形状的九幽煞母剑轻轻拍打着手掌心,一举一动中都透露出一股股邪魅气息

“歇息便不用了,我这次来,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”

冯夺此话一出,司空拙便目光急切的看向柳红烟,马上便跑了过去

“烟姐!小心冯夺!”

冯夺飞快的朝司空拙的方向瞥上一眼,便在柳红烟发出下一招时把她轻柔的拦腰截住,毫不费力的扛在肩上,飞快的消失在众人眼前

“我的东西拿走了,你们这些名门正派自己好好玩吧 哈哈哈”

_(:3 」∠)_ -••*'``*:.。. .。.:*•゜゜•*☆

“你这个该死的淫贼!混蛋!快放本姑娘下来!!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!!”

冯夺笑了笑,抬手便要往柳红烟屁股上摸

“美人的脾气 果然还是这么暴躁,不过我劝美人你还是老实一点,要不然,冯某可不知会发生什么事……”

“啊啊啊!!!你个无耻淫贼!!!你要是敢碰我!我就咬舌自尽!!!”

“那美人你老不老实”

“你!哼!”

恐吓成功,冯夺满意的把隔空的手收了回来

终于停了下来,柳红烟落地的时候感觉腿软的不像是自己的了

“我的天,头好晕,这是哪啊”

柳红烟恢复了一会儿,这才仔细打量了四周,让她没想到的是,这里竟然是一片竹林,四处全是竹子,抬头望去,温暖的阳光照进了竹林,稀稀散散的阳光却显得十分温和,她的面前便是一座小竹屋,空间宽敞,惬意无比,小竹屋外围的四周竟然还有涓涓的小河流,竹屋外面有一片空旷地方,想来便是种植耕种的地方。

这里赫然是一个世外桃源,这冯夺怎会带自己来这里……

-TBC-

最近感觉饿得慌在b瞎转悠居然发现一个饭制【灿勋】,第一次看的时候没多大赶脚😳😳,第二次看的时候有点小伤感😔😔,第三次看的时候已经哭成狗了😭😭,真的是很用心啊,BGM简直强制给力!!音频配的简直没话说,就好像真的现实生话中的对白,简直完美